16/05/2018 - 跑馬地

草地


(第1,2,3,4,5,6,7,8場)


好地至快地





度地儀指數 : 2.69

競賽董事小組:

利子厚先生 賽事主席

馮載祥先生

韋敦彥先生 署理首席受薪董事

布傑華先生 受薪董事

郭子貽先生 受薪董事

廖衍綸先生 受薪董事

第 1 場 (650) 歌和老讓賽 (第一組) 第五班 1650 米

「堅離地」出閘緩慢。
「五陵霸」出閘僅屬一般。
「雄獅動力」於躍出時向內斜跑,導致出閘緩慢的「升力」須收慢避開該駒的後蹄。
跑離千一米處時,「悅目星光」收慢避開「五陵霸」的後蹄,當時「五陵霸」向外移出以佔取「雄獅動力」之後有遮擋的位置。
進入直路時,「金叻星」向外移出以圖在「五陵霸」與「悅目星光」之間推進,因而觸碰「悅目星光」的後軀。
其後在接近二百五十米處時,「金叻星」在「五陵霸」與「悅目星光」之間無路可上之際收慢,當時「悅目星光」於被「金叻星」觸碰後向內斜跑。
一百米處,莫雷拉(「星光大師」)的馬鞭被杜利萊(「五星特工」) 的馬鞭擊中脫手。
被查詢時,見習騎師黃俊表示,他獲指示讓「駕悅」以本身的速度順其自然地取位,預計牠將會居於大約中間或中間稍前位置。他說,「駕悅」出閘後步速普通,於首次趨近終點時他須收慢坐騎,希望可覓得較近內欄大約中間位置。他說,然而當坐騎向內移入時,他留意到「上浦將王」在其內側推進,令「駕悅」須走第三疊,但起初能在「悅目星光」之後取得遮擋。他說,當「悅目星光」推進上前並移入第二疊之際,他決定收慢「駕悅」,並佔取「上浦將王」之後的位置,而非被迫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他說,這導致「駕悅」在未能預計的情況下居馬群尾列。他補充,「駕悅」全程的動作感覺欠順,表現令人失望。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駕悅」,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駕悅」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被查詢時,沈拿表示,他獲指示讓「欖球鑽石」留居馬群後列競跑,令坐騎可應付一千六百五十米途程。他又說,「欖球鑽石」出閘笨拙,向上跳躍,令他的左腳脫出腳踏,但他於跑了一段短途程後得以套回腳踏。被查詢時,練馬師苗禮德證實他曾向沈拿發出指示,讓該駒留居馬群後列競跑,皆因「欖球鑽石」是仗首次大幅增程跑一千六百五十米的賽事。他說,他認為對該駒有利的做法,是讓其留後競跑,以觀察此策略是否能有助牠於末段以勁勢衝刺。
賽後,獸醫報告「五星特工」左後蹄有一處割傷。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雄獅動力」,內窺鏡檢查發現該駒氣管內有很多痰。
「星光大師」、「悅目星光」及「升力」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2 場 (651) 多實讓賽 (第一組) 第四班 1200 米

「多多勁驥」於開閘時一對前腳並舉,因而漏閘。
「至尊大師」出閘笨拙。
「傳奇」與「銀亮之星」於躍出時均於雙雙斜跑的「大四喜」與「自動波」之間受擠迫。
「常豐裕」自大外檔出閘後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起步後不久,「再創商機」將頭轉側,向外斜跑,觸碰「自由旺」的後軀,「自由旺」相應向外斜跑,妨礙「旅遊智者」。「再創商機」於接近一千米處首次轉彎時再次將頭轉側,向著外側的「旅遊智者」的後蹄斜跑。跟隨「再創商機」的「多多勁驥」因而受阻礙。
「再創商機」(潘頓)於對面直路上沿途走勢欠順,在一段途程上向外斜跑,與「大四喜」(莫雷拉)緊迫競跑。趨近五百米處轉彎時,正在外閃的「再創商機」與在「自動波」的後蹄內側緊迫競跑的「大四喜」互相大力碰撞,兩駒因而雙雙失去平衡。「再創商機」持續外閃,於五百米處至四百米處之間數度與「大四喜」互相觸碰。被查詢時,潘頓表示,「再創商機」於是仗大部分途程傾向外閃,因而從未能充分取得平衡,於直路上動作尤其感覺笨拙。他說,坐騎因而於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再創商機」,發現該駒流鼻血。小組認為「再創商機」的走勢難以接受。「再創商機」必須在轉彎途程上試閘及格後,才可再次出賽。被查詢時,莫雷拉表示,「大四喜」走勢暢順至趨近六百米處,當時坐騎開始受壓於居其內側的「再創商機」。他說,在被數度碰撞後,「大四喜」失去平衡,脫口,餘下途程走勢欠順。他續說,雖然坐騎於直路上轉弱,走勢令人失望,但坐騎於中段在一段途程上受阻,或是導致坐騎有此表現的原因。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大四喜」,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過了六百米處後,「銀亮之星」在「常豐裕」內側的窄位競跑,因而向內斜跑,與「中華壹號」互相觸碰。
由於「中華壹號」於末段推進至靠近「自由旺」的後蹄競跑,因而被收慢及未能被力策至終點。
就在終點前,「多多勁驥」在「自由旺」的後蹄內側處於窘境。
「自動波」沿途走外疊,沒有遮擋。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勁威神童」,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再創商機」、「自由旺」及「傳奇」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3 場 (652) 聖佐治挑戰盃(讓賽) (第一組) 第三班 1000 米

「上浦猛將」出閘笨拙,其後不久在馬群之後切入,以佔取較接近內欄的位置。
「運財童子」於躍出時在雙雙斜跑的「皇仁先鋒」與「叫關健康」之間受擠迫。
「聰明申報」在閘廂內及由閘廂助理員協助時煩躁不安,其後出閘笨拙,因而失地。
「月追越風」於過了六百米處後失去右前蹄的蹄鐵。
「開心大師」於轉直路彎時觸碰「睡眠大學」的後軀,「睡眠大學」因而失去平衡及向內斜跑,導致「開心大師」受擠迫。
「月追越風」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皇仁先鋒」及「叫關健康」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4 場 (653) 蘭開夏讓賽 (第一組) 第四班 1650 米

「奔馳寶馬」及「開心健康」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首次趨近及跑過終點時在一段途程上,「獻惑」將頭轉側、內閃及與「安友」緊迫競跑。首次跑過終點後,在向外移出以紓緩對「安友」造成的緊迫時,「獻惑」進一步向外斜跑,導致「快閃的」踏中其後蹄,因而嚴重失去平衡及失地。「獻惑」在此宗事件中失去左後蹄的蹄鐵。小組認為此宗事件是由於「獻惑」的走勢造成,而並非因策騎該駒的見習騎師黃皓楠不小心策騎所致。
「獻惑」於千三米處走外疊,沒有遮擋。「獻惑」其後獲許展步上前,九百米處居領放馬外側,此時「快閃的」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萬馬歡騰」於千一米處收慢避開「川河領駒」的後蹄之際跳躍及昂首。
跑過一千米處時,「運才」在收慢避開「小島怡情」的後蹄之際昂首。
「運才」(韋達)於四百五十米處向外移出之際,靠近「勁嘉輝」的後蹄處於窘境,及進一步向外斜跑,導致居其外側的「開心健康」被大力碰撞及嚴重失去平衡。小組認為韋達並無試圖將坐騎移至「勁嘉輝」的後蹄外側,而是其坐騎靠近該駒後蹄時處於窘境,因而不採取進一步行動。儘管如此,小組仍告誡韋達,在轉換跑線時須小心。
楊明綸(「滿載而來」)承認一項不小心策騎〔賽事規例第100(1)條〕,事緣在跑過三百米處時,他容許坐騎在催策下向內斜跑,因而移至「快閃的」應有的跑線,令「快閃的」須勒避。小組判罰楊明綸由六月六日星期三開始停賽,直至六月十一日星期一才可再次出賽(兩個香港賽馬日)。在衡量罰則時,小組考慮了楊明綸的良好策騎紀錄。
就在終點前,「勁嘉輝」在催策下向內斜跑,導致「萬馬歡騰」在「勁嘉輝」與「奔馳寶馬」之間受緊迫。由於受緊迫,「萬馬歡騰」的騎師何澤堯被迫收慢坐騎。小組認為「勁嘉輝」的騎師郭能在坐騎突然向內斜跑時已即時作出反應。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獻惑」,發現該駒左前腿不良於行。「獻惑」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被查詢時,田泰安表示,他於賽前獲指示將自第九檔出閘的「快閃的」置於前列位置競跑,他根據策騎指示,於早段讓坐騎居前競跑。他說,然而跑了一百米後,他留意到居其內側數駒均居於「快閃的」之前及居前競跑,他因而選擇將「快閃的」在馬群之後切入以居於大約中間有遮擋的位置。他說,於首次跑過終點後踢中「獻惑」的後蹄及失去平衡後,「快閃的」走第三疊,但居於「獻惑」之後有遮擋的位置。他說,當「獻惑」於趨近一千米處上前超越「紫電明珠」及向內移入至領放馬外側之際,「快閃的」失去了遮擋,並於餘下途程在沒有遮擋下競跑。他續說,儘管在入直路後不久受干擾,但「快閃的」此時已洩氣並墮退。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快閃的」,發現該駒患有「喘鳴症」。
賽後,莫雷拉表示,「紫電明珠」於早段數度改變步幅,動作未能完全取得平衡。他說,他能為坐騎令人失望的表現提供的唯一解釋,是由於早段步速甚快,令坐騎於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紫電明珠」,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快閃的」、「勁嘉輝」及「奔馳寶馬」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5 場 (654) 多實讓賽 (第二組) 第四班 1200 米

「喜菜」自大外檔出閘十分笨拙,其後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真心意」及「響噹噹」亦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接近七百五十米處時,「獵狐者」收慢避開「惜多福」(見習騎師黃俊)的後蹄,當時「惜多福」在尚未充分帶離時向內移入。小組譴責見習騎師黃俊,並告誡他,在轉換跑線前須確保已充分帶離。
轉直路彎時,「眾綵」靠近「明月昇輝」的後蹄處於窘境。
「獵狐者」將頭轉側,轉直路彎時走勢笨拙。
進入直路時,「喜菜」靠近「喝采」的後蹄處於窘境。被查詢時,見習騎師黃俊表示,「惜多福」在入直路時已立即須受催策,其後在直路上轉弱,動作嚴重變差。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惜多福」,發現該駒心律不正常及左前腿不良於行。「惜多福」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被查詢時,梁家俊表示,「眾綵」上兩仗自外檔出閘後均留後競跑,然而坐騎今仗排第二檔,他獲指示須善用檔位之利,佔取前列位置。他說,他根據策騎指示催策坐騎,並能夠佔取領放馬「明月昇輝」之後的貼欄位置。他說,「眾綵」全程走勢頗佳,然而,於直路彎靠近「明月昇輝」的後蹄處於窘境後,「眾綵」於末段未能如預期般以勁勢衝刺,表現令人失望。他補充,他認為由於「眾綵」出賽經驗不足,故未必適合於早段受催策,此乃坐騎走勢令人失望的原因。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眾綵」,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獸醫於賽後報告,「獵狐者」流鼻血。由於今次已是「獵狐者」第三次被發現流鼻血,該駒將被強制退役。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明月昇輝」,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獵狐者」、「好友益」及「人和家富」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6 場 (655) 羅福讓賽 (第一組) 第三班 1200 米

起步後不久,「綠勇士」靠近「勇敢傳說」的後蹄處於窘境,因而失地。
起步後不久,「醉多福」在「越感」與「餘皇」(蔡明紹)之間的窄位競跑之際收慢,當時「餘皇」稍微向內斜跑。小組嚴厲譴責蔡明紹,並告誡他須確保給予內側馬匹足夠的競賽空間。
同樣於起步後不久,「赤火神龍」與「狀元才」互相碰撞。
「馬功臣」於早段在受約束以在馬群之後切入以取得遮擋之際搶口,於一千米處趨近首個彎位時勒避「勇敢傳說」的後蹄,當時「勇敢傳說」亦收慢以取得遮擋。
趨近一千米處時,「大聚會」向內斜跑,碰撞「醉多福」。
八百米處,「大聚會」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趨近四百米處時,「勇敢傳說」在「馬功臣」與「狀元才」之間緊迫競跑。
接近二百五十米處時,「綠勇士」向內斜跑,與「馬功臣」互相觸碰。
趨近一百五十米處時,「綠勇士」在「馬功臣」(李寶利)的後蹄外側處於窘境,當時「馬功臣」向外斜跑。小組譴責李寶利,並告誡他須加倍小心。
最後五十米,「勇敢傳說」受困而未能望空,因而未能全力施為。
「醉多福」及「超好玩」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7 場 (656) 沙福讓賽 (第一組) 第三班 1800 米

「太聰明」、「騰煌」及「貨如輪轉」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太聰明」自八百五十米處起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被查詢有關「勝利仔」於首次跑過終點後不久得以向內移入及佔取其坐騎「特獎」之前的位置時,見習騎師黃皓楠表示,他於早段積極催策坐騎以佔取中間之後的位置。他說,當馬群首次趨近終點時,他停止催策坐騎,讓其順其自然地競跑,雖然他可以再次開始催策坐騎,以阻止「勝利仔」向內移入,但他認為這並不合符「特獎」的最佳利益,因此「勝利仔」能夠佔取「威利熱流」之後及「特獎」之前的位置。小組告誡見習騎師黃皓楠,須確保時刻以具競爭力的方式策騎,而不得過於輕易地放棄其位置。
跑離八百米處後,「勝利仔」在被「紅運精彩」帶向外跑時受妨礙,當時「紅運精彩」向外斜跑。
「勁哥兒」於過了七百米處後失去左後蹄的蹄鐵。
於趨近二百米處時在「鵲橋飛渡」與「紅運精彩」之間推進之際,「勁哥兒」一度受擠迫,皆因該兩駒均略為斜跑。在「勁哥兒」內側競跑的「騰煌」於此階段在「鵲橋飛渡」之後一度受困。「騰煌」於末段再度受困而未能望空,因而未能全力施為。
最後五十米,「勁哥兒」在「鵲橋飛渡」與「勝利仔」之間的窄位競跑,當時「勝利仔」在催策下向內斜跑。
就在終點前,當「勝利仔」(柏寶)進一步向內斜跑時,「勁哥兒」收慢及未能被力策至終點。小組嚴厲譴責柏寶,並告誡他有責任保持坐騎直線競跑。
獸醫於賽後報告,「勝利仔」賽後呈現不安。「勝利仔」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勁哥兒」、「勝利仔」及「鵲橋飛渡」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8 場 (657) 和域讓賽 (第一組) 第三班 1650 米

抵達起步點後,韋達對「軍炮」的動作有疑慮。獸醫檢查「軍炮」,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韋達告知獸醫,他未能安心策騎「軍炮」出賽,「軍炮」因而被小組著令退出。「軍炮」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儘管於早段受催策,但「禾道駒」未能加速。
「琴心星」自外檔出閘後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趨近千二米處時,「放眼量」走外疊,沒有遮擋,及持續在沒有遮擋下競跑直至趨近六百米處。
接近九百米處時,「開心駿馬」在「平天下」的後蹄內側處於窘境之際收慢。
接近五百五十米處轉彎時,「金如意」在「金剛仔」與「放眼量」之間的窄位競跑時不願保持位置。
進入直路後不久,「銀豐神駒」移至「放眼量」的後蹄外側以望空。
跑過二百米處時,「金如意」在「銀豐神駒」外側處於窘境,當時「銀豐神駒」在催策下向外斜跑。
被查詢有關「琴心星」自五百米處起的騎法時,楊明綸表示,儘管坐騎於早段及中段沿途走勢頗佳,但於趨近六百米處時脫口,他須以手拍打坐騎的肩部以令坐騎走勢更佳。他說,「琴心星」其後上口,開始推進至靠近「金如意」的後蹄,但「琴心星」於四百米處再次脫口,這導致他須催策坐騎以保持在「金如意」之後的位置,當時「金如意」開始向外移出以推進。他說,由於他未曾策騎過「琴心星」上陣,他當時覺得就算於直路上催策坐騎,坐騎亦未必能交出反應,而由於「金如意」於進入直路時繞過「放眼量」的後蹄向外移出,因此他認為,以坐騎當時的走勢來看,移至「金如意」外側將削弱坐騎的爭勝機會。他說,他因而選擇保持居「銀豐神駒」之後的位置,走內疊節省腳程,其後於直路上推進至靠近內欄的位置。他說,於直路初保持居「銀豐神駒」之後的位置後,他於趨近二百米處時移至該駒內側,此時「琴心星」開始對催策略有反應,及以勁勢衝刺。他說,他於接近一百米處時未能在「放眼量」與向內斜跑的「銀豐神駒」之間推進,其後他將「琴心星」移至「銀豐神駒」外側,坐騎於此時開始以勁勢衝刺。楊明綸表示,事後看來,若於轉直路彎時將「琴心星」移至「金如意」外側理應較佳,然而坐騎當時脫口,走勢欠佳。小組告誡他,他的證供會被載入報告,但小組認為他未有於轉直路彎及入直路時持續將坐騎移至「金如意」外側實屬錯誤,皆因此做法將可令「琴心星」更早望空及在不受干擾下競跑。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金剛仔」,內窺鏡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血。「金剛仔」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首飾大帝」,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放眼量」、「平天下」及「銀豐神駒」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一般事項

一、五月十二日沙田賽事競賽事件報告增補-第四場(643)

小組就見習騎師黃俊(「喜得福」)對已失去爭逐機會的坐騎用鞭的次數而警告他。

二、五月十二日沙田賽事獸醫報告增補

賽後獸醫檢驗(沒有使用內窺鏡)顯示「瑩之光」、「霽月高風」、「架勢堂」、「金碧光芒」、「幸運神駒」、「君悅灣」、「飛霞」、「勝利專家」、「韻妙星」、「龍城勁將」、「三思飛駒」、「新界之星」、「喜進」、「電玩皇者」、「佳知武仕」、「美麗寶寶」、「爪皇烈焰」、「估惑」、「加州議長」、「世澤之星」、「真好彩」、「一哥」、「歡樂小子」、「遨遊神駒」以及「加州再豫」均無明顯異常之處。

三、

賽事化驗所檢驗證實「薈力之城」、「合衷共濟」、「大運舞台」、「精選直前」、「非凡者」、「銘記心中」、「金碧旺旺」、「金叻星」、「時時精綵」、「哈蝦巴爸」、「小鳥敖翔」、「惜多福」、「盈華盛甲」、「神威敖翔」、「快利」、「好甜橙」、「勁飛寶寶」、「悅裕」、「火百合」、「好運多贏」、「新強勇駿」、「樂滿家」、「綫路光輝」、「將才」、「力王」、「精算風暴」、「燈胆精英」、「志同道合」以及「美麗寶貝」(五月六日)均一切正常。

重點撮要

一、退出

第八場:「軍炮」於閘前被小組著令退出。

二、嚴厲譴責

第六場:蔡明紹(「餘皇」)於起步後不久向內斜跑。
第七場:柏寶(「勝利仔」)就在終點前向內斜跑。

三、譴責

第五場:見習騎師黃俊(「惜多福」)於接近七百五十米處時向內斜跑。
第六場:李寶利(「馬功臣」)於趨近一百五十米處時向外斜跑。

四、警告

第四場:韋達(「運才」)於四百五十米處向外斜跑。
第七場:見習騎師黃皓楠(「特獎」)有關他於早段的騎法。
第八場:楊明綸(「琴心星」)有關他於轉直路彎及入直路時的騎法。
一般事項:見習騎師黃俊(「喜得福」)有關他對已失去爭逐機會的坐騎用鞭的次數。

五、停賽

第四場:楊明綸(「滿載而來」)於跑過三百米處時不小心策騎(六月六日開始停賽,六月十一日才可恢復出賽-兩個香港賽馬日)。

六、心律不正常

第五場:「惜多福」

七、流鼻血

第二場:「再創商機」(第二次)
第五場:「獵狐者」(第三次)

八、試閘

第二場:「再創商機」
第五場:「惜多福」
第八場:「軍炮」

九、獸醫檢驗

第一場:「駕悅」
第四場:「獻惑」
第五場:「惜多福」
第七場:「勝利仔」
第八場:「軍炮」、「金剛仔」

以上競賽事件報告中文譯本倘與英文本有任何歧異之處,概以英文本為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