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3/2018 - 沙田

全天候跑道


(第1,6,7場)


好地


硬度計指數: 8.48





草地


(第2,3,4,5,8,9,10場)


好地





度地儀指數 : 2.71

競賽董事小組:

郭志桁先生 賽事主席

陳景生先生

祁禮謙先生 首席受薪董事

韋敦彥先生 受薪董事

布傑華先生 受薪董事

郭子貽先生 受薪董事

廖衍綸先生 受薪董事

第 1 場 (520) 琥珀讓賽 (第一組) 第五班 1200 米

「世界都市」於三月二十四日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左前腿不良於行)著令退出,並由後備馬匹「有福氣」(吳嘉晉)補上。「世界都市」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欖球鑽石」出閘笨拙及失地,其後儘管受催策,但未能加速以佔取前列位置。
「電訊太神」出閘笨拙。
儘管於早段受力策,但「永常喜」仍未能加速,因而居馬群後列。
「吉利馬王」於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擋。
「贏馬神器」自外檔出閘後儘管於早段受催策,但仍未能加速。
過了千一米處後在一段途程上,「永常喜」在「金叻星」之後處於窘境。
趨近八百米處時,儘管受催策,但「金叻星」開始失位。跟隨「金叻星」的「永常喜」因而在「金叻星」之後處於窘境,跑過八百米處時向外移出避開持續墮退的「金叻星」的後蹄。「永常喜」在移至「金叻星」外側時碰撞「贏馬神器」。其後,「永常喜」持續在「金叻星」的後蹄外側處於窘境,因而與「贏馬神器」緊迫競跑,而「金叻星」儘管受催策,但持續失地。
跑過八百米處時,由於「勁伶利」向內斜跑及「創意寶」稍微向外斜跑避開「有福氣」的後蹄,「勁伶利」因而與「創意寶」互相碰撞,「有福氣」在被「常山耆寶」過頭後於此時開始移離內欄。
「大龍騰」大部分途程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於直路上墮退。
儘管小組認為策騎第五名馬匹的騎師何澤堯(「電訊太神」)於末段的策騎方式並不影響坐騎的最終名次,但仍提醒他,只要情況許可,他有責任至少手足並用持續力策坐騎至終點。
被查詢有關「五星特工」的表現時,杜利萊表示,對於坐騎今仗的表現,他認為坐騎出爭千二米賽事時居馬群外側競跑或較佳。他說,坐騎上仗出爭與今仗同場同程賽事,大部分途程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但仍能勝出。他說,「五星特工」今仗抽得第二檔,於早段及中段在馬匹之間競跑。他說,他曾於早段嘗試保持離欄競跑,但在「金叻星」內側競跑時,於接近一千米處在該駒向內斜跑之際被帶向內欄。他又說,「五星特工」被迫在馬匹之間競跑時走勢欠順,其後於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表現令人失望。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五星特工」,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被查詢時,郭能(「永常喜」)表示,由於出閘欠佳,「永常喜」須居於較賽前打算為後的位置,坐騎於中段在馬匹之間處於窘境之際走勢欠順。他說,「永常喜」於轉直路彎時受力策,繼而儘管於直路早段受催策,但對催策毫無反應,於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表現令人失望。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永常喜」,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大龍騰」,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五星特工」、「常山耆寶」及「吉利馬王」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26/3/2018 獸醫報告增補>表現欠佳的「大龍騰」於賽後曾由主任獸醫(賽事管制)檢查,當時他說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主任獸醫(賽事管制)今晨在練馬師霍利時的馬房再次檢查「大龍騰」時,發現該駒左前腿不良於行。「大龍騰」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第 2 場 (521) 紫晶讓賽 (第一組) 第四班 1000 米

「海洋王」在閘內煩躁不安,出閘緩慢。
「軍力勁」出閘笨拙,因而失地。
「珍珠寶」於起步時向外斜跑,碰撞「新強勇駿」。
「龍串鳳」於過了七百米處後失去右前蹄的蹄鐵。
跑過六百米處時,「軍力勁」在「再享耆成」之後處於窘境。其後於過了五百米處後在一段途程上,正在搶口的「軍力勁」在「再享耆成」之後再度處於窘境之際受約束避開該駒的後蹄。「軍力勁」其後於跑過二百米處時受困而未能望空。
接近二百七十五米處時,正在內閃的「龍串鳳」勒避「利之喜」(梁家俊)的後蹄,當時「利之喜」在催策下向外斜跑。小組告誡梁家俊,儘管小組同意「龍串鳳」的走勢是造成此宗事件的原因,但仍就他未有採取足夠的措施阻止坐騎斜跑而嚴厲譴責他。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再享耆成」,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但由於該駒煩躁不安,因而未能替牠進行內窺鏡檢查。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軍力勁」,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新強勇駿」及「珍珠寶」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3 場 (522) 水晶讓賽 (第一組) 第四班 1400 米

小組向「運來威力」的練馬師約翰摩亞查詢有關賽事管制主任獸醫郭沛德醫生向小組呈交的報告。小組亦向約翰摩亞馬房的助理練馬師王志偉及馬房領班文沛洲進行查詢。郭沛德醫生向小組報告,「運來威力」於三月二十四日星期六早上接受賽前獸醫檢查時,有足夠表面證據懷疑該駒在接受檢查前兩小時內左前腿曾接受敷冰治療,而練馬師手冊規定,馬匹在接受賽前獸醫檢查前兩小時內禁止進行有關治療。約翰摩亞證實「運來威力」昨晨不慎地接受了敷冰治療,而這項治療本來安排於昨日操練完結後才進行。「運來威力」於過了兩小時的時限後再次接受獸醫檢查,獸醫認為該駒適宜出賽。約翰摩亞承認違反賽事規例第50(2)條,事緣由他訓練的是賽宣佈出賽馬匹「運來威力」在接受賽前獸醫檢查前兩小時內,其左前腿曾接受敷冰治療,他因而違反練馬師手冊第128(e)條的規定。約翰摩亞被罰款一萬五千元。小組告訴文沛洲,有關他在此一事件中的責任之報告將會送交馬房管理層。
「精選直前」出閘緩慢。
「運來威力」出閘僅屬一般。
「珍珠鳳凰」於躍出時在「正本雄心」與急促向外斜跑的「好友營」之間受擠迫。
「傲風雲」於躍出時向內斜跑,碰撞「帝勝之星」,「帝勝之星」在勒避「正本雄心」的後蹄之際嚴重失去平衡及失地。
「萬利高」自大外檔出閘後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跑過千一米處時,「運來威力」一度在「傲風雲」內側受擠迫,當時「傲風雲」向內斜跑,繼而向外移出以紓緩對「運來威力」的緊迫。
走外疊的「電子大師」於過了千一米處後收慢以佔取有遮擋的跟隨位置之際難以穩定走勢。
過了九百米處後,「地主群英」走外疊,沒有遮擋。
進入直路時,「正本雄心」在移至「大運舞台」外側以望空時靠近該駒的後蹄處於窘境。
同樣於進入直路時,「帝勝之星」一度在「好友營」的後蹄內側處於窘境。
「萬利高」於最後二百米在催策下內閃。
接近五十米處時,「電子大師」在向外斜跑的「佳運喜」的外側緊迫競跑。
接近終點時,「喜得福」將頭轉側,向著外側的「開心遊戲」的後蹄斜跑,導致策騎該駒的見習騎師黃皓楠未能力策坐騎至終點。
跑過終點時,「珍珠鳳凰」在「佳運喜」內側緊迫競跑,當時「佳運喜」在「萬利高」內側受擠迫,而「萬利高」則在催策下持續內閃。
賽後,沈拿報告,「傲風雲」動作感覺欠順。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傲風雲」,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傲風雲」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開心遊戲」及「帝勝之星」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4 場 (523) 綠寶石讓賽 (第一組) 第四班 2000 米

「華麗再現」出閘緩慢。
「好腳頭」、「馬狀元」及「架勢」均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千金一諾」自大外檔出閘後不久同樣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以取得遮擋。
「火天大有」於首次趨近終點時失去左前蹄的蹄鐵,並於接近一千米處時失去右後蹄的蹄鐵。
過了六百米處後轉彎時,「千金一諾」將頭轉側及外閃,其後於轉直路彎時被「架勢」帶出更外疊,當時「架勢」在移至「火天大有」外側之際被該駒帶向外跑,而該駒則推進至「進綵」外側。
跑過四百米處時,「智有心得」在推進至「天胆」與「快樂神駒」(見習騎師黃俊)之間的窄位時受擠迫,當時「快樂神駒」在催策下向內斜跑。小組告誡見習騎師黃俊,儘管「智有心得」正推進至窄位,但他必須確保盡力阻止坐騎斜跑及造成不必要的擠迫。「智有心得」其後在「天胆」的後蹄外側處於窘境,並於接近二百五十米處時移至該駒內側以望空。「智有心得」其後於末段在「天胆」內側的窄位競跑,當時「天胆」向內斜跑。
接近一百五十米處時,「進綵」一度在「好腳頭」的外側處於窘境,當時「好腳頭」在催策下向外斜跑。
「進綵」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馬狀元」包尾大敗而回,小組認為該駒的表現難以接受。「馬狀元」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上仗勝出的「沙角威龍」今仗於直路上墮退,居馬群後列過終點。小組認為該駒的表現難以接受。「沙角威龍」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被查詢有關「快樂神駒」於過了一千米處後的騎法時,見習騎師黃俊表示,趨近及跑過九百米處時,他居於「沙角威龍」外側競跑,儘管他並非即時居於該駒正外側,但他不認為「快樂神駒」與「沙角威龍」之間有足夠空位讓一匹馬推進。他說,過了九百米處轉彎時,「沙角威龍」看似內閃,而同時「快樂神駒」在轉彎時走勢笨拙,並稍微向外斜跑,「快樂神駒」與「沙角威龍」之間因而出現空位讓「天胆」可以推進。他說,「快樂神駒」因而自該處起在沒有遮擋下走第三疊。小組告誡見習騎師黃俊,由於香港賽事競爭激烈,因此他必須盡力確保坐騎取得適當位置,其他馬匹才不能輕易佔取較有利的位置,以致對其坐騎不利。
蔡明紹於賽後表示,他認為「架勢」最近兩仗勝出全天候跑道賽事後,今仗不喜歡草地跑道的場地狀況。他說,他亦認為是賽早段及中段的步速偏慢,不合「架勢」發揮。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架勢」,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小組認為「架勢」的表現難以接受。「架勢」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天胆」及「智有心得」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5 場 (524) 十八區盃(讓賽) (第一組) 第三班 1600 米

「動力飛鷹」與「閃電王」於起步時互相碰撞。
「赤火神龍」及「萬馬歡騰」於躍出時均在雙雙斜跑的「太聰明」與「鑽飾神聖」之間受擠迫。
跑過五百米處時,「旅遊首席」在「首飾大帝」與向外斜跑的「駿王」之間緊迫競跑。
沈拿(「閃電王」)報告,他於直路上力策坐騎時,他的馬鞍向右滑移,令他於末段陷入不利處境。
被查詢有關「駿王」令人失望的表現時,杜利萊表示,鑒於坐騎自上仗勝出後操練的表現有所進步,他於賽前預期坐騎今仗將有甚佳的表現。他說,自外檔出閘後,他能佔取好位,並能於早段佔取「環保動力」之後有遮擋的位置。他說,「駿王」於早段及中段走勢強勁,然而於過了六百米處後已須受催策。他說,由於坐騎走勢良佳,他預期坐騎能對其催策交出強勁反應,然而「駿王」於轉直路彎時立即須受催策,其後儘管於直路上受力策,但仍墮退。他說,「駿王」於末段動作失去平衡,他擔憂坐騎或有不妥,然而他未能即時發現坐騎的健康狀況有任何異常。練馬師鄭俊偉認為,除了由於該駒今仗升班角逐外,他未能就該駒令人失望的表現提供任何解釋。他說,儘管今日的場地與該駒上仗勝出時同樣為好地,但他認為今日的場地較上仗乾快,而由於該駒曾有健康問題,因此或不喜在較為乾快場地上作賽。他續說,撇除以上因素,鑒於他認同騎師杜利萊所言,「駿王」自上仗勝出後操練表現有所進步,他認為「駿王」今仗的表現十分令人失望。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駿王」,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小組認為上仗勝出的「駿王」今仗表現難以接受。「駿王」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賽後,潘頓表示,他認為今仗場地並不適合「旅遊首席」發揮。他說,「旅遊首席」或適合跑較今仗軟的場地。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旅遊首席」,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首飾大帝」,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首飾大帝」、「猛闖」及「環保動力」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6 場 (525) 碧玉讓賽 (第一組) 第四班 1200 米

「最佳禮物」出閘緩慢。
「管之星」出閘僅屬一般。
「精英寶貝」於起步時向內斜跑,碰撞「首驫」。
「精英寶貝」於起步後不久失去左前蹄的蹄鐵。
起步後不久,「愛飛一號」與「金地飛客」互相碰撞,「金地飛客」因而向外斜跑及挨擦「霸氣」的後軀,當時「霸氣」受催策以佔取前列位置。「霸氣」因而失去平衡,向外斜跑及碰撞「八心之友」。「霸氣」其後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開心旅程」自大外檔出閘後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跑過八百米處時,「金地飛客」將頭轉側及外閃,其後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過了七百米處後首次轉彎時,「最佳禮物」將頭轉側,外閃及靠近「愛飛一號」的後蹄處於窘境。跟隨其後的「好叻仔」因而受妨礙。
「精英寶貝」於直路上內閃。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勁優秀」,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但由於該駒煩躁不安,因而未能替牠進行內窺鏡檢查。
「精英寶貝」及「八心之友」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26/3/2018 獸醫報告增補>主任獸醫(賽事管制)報告謂,「開心旅程」於賽後翌晨被發現右前腿不良於行。「開心旅程」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第 7 場 (526) 橄欖石讓賽 (第一組) 第三班 1200 米

「鐵胆王」於起步時失蹄,其後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長友之星」出閘笨拙,向外斜跑及碰撞「雲信凡高」的後軀。其後,自外檔出閘的「長友之星」在馬群之後切入。
跑過六百米處時,「飛霞」在向外斜跑的「開心歡星」的後蹄外側處於窘境。
轉直路彎時,「皇仁大師」推進至「新威龍」內側的窄位競跑時在該駒內側處於窘境。
過了二百米處後,「皇仁大師」在催策下將頭轉側及向外斜跑。
被查詢有關「雲信凡高」令人失望的表現時,見習騎師潘明輝表示,儘管他於早段須略為催策坐騎以超越內側馬匹,他於八百米處前已能向內移入至領放馬兼頭馬「盈利駿馬」外側。他說,「雲信凡高」於中段走勢僅屬一般,其後於直路上受催策時動作變差,並似乎不願展步。他說,「雲信凡高」於跑過終點後迅速收停,其後在踱步返回落第馬匹解鞍處時動作仍然感覺欠順。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雲信凡高」,內窺鏡檢查發現該駒氣管內有很多血。「雲信凡高」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賽後,獸醫報告,「盈利駿馬」左後腿蹄冠有一個細小的傷口。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老友記」及「新威龍」,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開心歡星」、「盈利駿馬」及「皇仁大師」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8 場 (527) 紅寶石讓賽 (第一組) 第三班 1000 米

前往起步點時,「大武士」左前蹄的蹄鐵移位,騎師潘頓因而下馬。抵達起步點時,「大武士」重新裝上蹄鐵及接受獸醫檢查,獸醫認為該駒適宜出賽。
「真漢子」出閘緩慢。
「同得福」於起步時向外斜跑,碰撞「友盈有款」。
「祥勝駿駒」出閘笨拙,向外斜跑及碰撞「開心大師」。
「友盈有款」於早段在收慢以嘗試取得遮擋之際搶口。
趨近八百米處時,「威風霸皇」在「笑春風」與「公証福將」之間的窄位競跑。
趨近三百米處時,「祥勝駿駒」移至「公証福將」的內側以嘗試推進至該駒與「威風霸皇」之間的窄位。
跑過三百米處時,「祥勝駿駒」在雙雙斜跑的「公証福將」與「威風霸皇」之間無路可上之際收慢。「祥勝駿駒」其後移回至「公証福將」外側。
跑過二百米處時,「好客本色」一度在「運財童子」(柏寶)與「多紅利」之間緊迫競跑,當時「運財童子」在催策下將頭轉側及外閃,而「多紅利」則移至「同得福」內側以望空。其後由於「好客本色」在「多紅利」內側緊迫競跑,「多紅利」因此在未能立即移至「同得福」內側時一度在該駒之後受困而未能望空。在此宗事件中,柏寶亦停止催策並將坐騎向內移入以紓緩對「好客本色」的緊迫。
「友風子雨」於接近五十米處時挨擦欄杆及失去平衡。
「大武士」於賽後失去右前蹄的蹄鐵。
賽後獸醫應練馬師方嘉柏的要求替「公証福將」進行內窺鏡檢查。獸醫報告,是項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血。「公証福將」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笑春風」及「好客本色」,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同得福」、「大武士」及「威風霸皇」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9 場 (528) 藍寶石讓賽 (第一組) 第二班 1600 米

「再開心」出閘緩慢。
「上利多」(韋達)出閘僅屬一般,其後不久被向外斜跑的「連利之星」碰撞。「上利多」被「連利之星」碰撞之際一度將頭轉向「宅大大」。小組就有關事件向韋達查詢。韋達表示,儘管「上利多」迅速將頭轉向左邊,他並不認為坐騎在此宗事件中企圖噬咬「宅大大」。考慮了此宗事件後,小組不認為「上利多」企圖噬咬「宅大大」,因此不採取進一步行動。
跑過千五米處時,「宅大大」左前腿有不妥,因而被收停。
跑過千三米處時,「精明才子」一度在「龍船鼓響」內側緊迫競跑。
「得勝駒」於直路上走勢稚嫩,數度斜跑。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鈦金剛」,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但由於該駒煩躁不安,因而未能替牠進行內窺鏡檢查。
「精明才子」及「得勝駒」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26/3/2018 獸醫報告增補>診療獸醫報告,「上利多」於賽後翌晨被發現左前腿不良於行。「上利多」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第 10 場 (529) 黃寶石讓賽 (第一組) 第三班 1400 米

「喜勝駒」於躍出時在「飛星凱旋」與「快利」之間受擠迫,當時「快利」向外斜跑。
「神龍駒」於躍出時在「都靈紅星」與「愛馬劍」之間受擠迫,當時「愛馬劍」向內斜跑。
「歡樂小子」、「福威勝」及「琴心星」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趨近一千米處時,「紅星」一度在「神龍駒」內側受擠迫,當時「神龍駒」向內斜跑,繼而向外移回以紓緩對「紅星」的緊迫。
跑過二百五十米處時,「健康歡笑」在「愛馬劍」與「飛星凱旋」之間緊迫競跑,當時「飛星凱旋」推進至「健康歡笑」與「都靈紅星」之間的窄位。
祈普敦(「喜勝駒」)承認一項不小心策騎〔賽事規例第100(1)條〕,事緣在趨近二百米處時,他容許坐騎在尚未帶離「都靈紅星」之際向外斜跑,「喜勝駒」因而與「都靈紅星」互相觸碰,並將該駒帶向外跑橫越「飛星凱旋」應有的跑線,當時「飛星凱旋」勒避及失去應有的跑線。跟隨「飛星凱旋」的「健康歡笑」因而勒避該駒的後蹄。小組判罰祈普敦由四月十八日星期三開始停賽,直至四月二十二日星期日才可再次出賽(兩個香港賽馬日)。此外,祈普敦被罰款二萬五千元。
「健康歡笑」大部分途程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被查詢有關「精算風暴」令人失望的表現時,莫雷拉表示,他能於早段在毋須消耗坐騎太多力氣下佔取前列位置。他說,當「帝豪寶寶」於早段及中段在一段不短的途程上受大力催策以取得領先時,他樂於讓該駒超越「精算風暴」。他想坐騎留在第二疊競跑,皆因坐騎過往曾走勢稚嫩。「精算風暴」於中段走勢暢順,然而當坐騎於直路早段未能加速超越「帝豪寶寶」時,他考慮到「帝豪寶寶」為了上前領放所消耗的氣力,遂開始擔憂坐騎於末段衝刺的走勢。他說,儘管「精算風暴」於直路上受力策,但坐騎未能加速,並自二百米處起開始墮退。他又說,「精算風暴」在賽事最後二百米的表現尤其令人失望,因為坐騎當時顯著墮退。「精算風暴」的練馬師蔡約翰表示,他於賽前指示騎師莫雷拉,倘若「帝豪寶寶」受催策以取得領先,便讓該駒過頭,因為他認為跟隨另一駒將對「精算風暴」有利。他說,「精算風暴」是日表現令人失望,因為該駒自上仗後的操練表現令他滿意,他未能就該駒的表現提供任何解釋。他說,他會於賽後未來數日觀察該駒,其後才決定是否維持目前的賽前準備功夫。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精算風暴」,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小組認為是賽熱門及上仗勝出的「精算風暴」今仗表現難以接受。「精算風暴」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健康歡笑」,發現該駒左前腿不良於行。「健康歡笑」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愛馬劍」,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精算風暴」、「帝豪寶寶」及「神龍駒」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一般事項

一、

騎師莫雷拉因未有於規定時間或之前到達馬場,被罰款二千元。

二、三月二十一日跑馬地賽事-第四場(515)

觀看過三月二十一日星期三跑馬地賽事的影片後,小組認為宜向莫雷拉查詢有關他於早段策騎「金碧輝煌」的方式。莫雷拉表示,賽前他獲指示盡可能讓「金碧輝煌」佔取領放馬之後的貼欄位置。他說,賽前預期是仗賽事步速不會快,因此自內檔出閘的「金碧輝煌」應能取得該位置。他說,他於早段催策「金碧輝煌」,以確保坐騎能佔取前列位置,其後他留意到「君子精神」自較外檔出閘後受力策以佔取前列位置。因此,他於過了千一米處後開始收慢「金碧輝煌」以讓「君子精神」過頭,因為他預期該駒會在賽事中領放。他說,他有留意到「巴基小子」正推進至「君子精神」的外側位置,但由於「巴基小子」上仗由他執韁角逐全天候跑道賽事,因此,他預期「巴基小子」不會繼續上前超越「君子精神」以領放,相反他認為「巴基小子」會佔取「君子精神」外側的位置,而讓「金碧輝煌」有機會居於領先馬匹之後。他續說,他於趨近一千米處時決定收慢坐騎以讓「君子精神」過頭,其後該駒被其騎師收慢以讓「巴基小子」切入領先,這導致「金碧輝煌」居於較賽前打算後一位的位置。他說,儘管當他留意到「巴基小子」將領放後,他有機會催策坐騎以保持在「君子精神」內側的位置,但他當時認為他要推策坐騎才能做到,而且考慮了他之前已開始收慢「金碧輝煌」,因此,他不認為在收慢坐騎後瞬即催策牠是符合坐騎最佳利益的做法。他說,儘管「金碧輝煌」居於較賽前打算後一位的位置,但他於進入直路時能將坐騎向外移出,其後在餘下途程上毫無阻擋地競跑。小組告訴莫雷拉,他的解釋會被載入報告,但仍告誡他,他須確保盡可能根據策騎指示及按照當時的賽事形勢策騎坐騎。

三、三月二十一日跑馬地賽事獸醫報告增補

賽後獸醫檢驗(沒有使用內窺鏡)顯示「糖黐豆」、「金碧光芒」、「霸勝」、「中華寶貝」、「自由旺」、「銘記心中」、「紅旗星將」、「玩得喜」、「金碧輝煌」、「巴基小子」、「八太子」、「追風追月」、「話得事」、「靚先生」、「幸運時代」、「咪走寶」、「軍炮」、「銀豐神駒」、「上海大師」以及「喜進」均無明顯異常之處。

四、

賽事化驗所檢驗證實「笑傲非凡」、「神寳金剛」、「雷超」、「萬事醒」、「飛馬再威」、「阿凡達」、「和平開心」、「勁飛聖」、「歐洲之星」、「王者再現」、「勁豐裕」、「自由旺」、「八心之友」、「盡開顏」、「心慷慨」、「紅運爵士」、「紫雲星」、「運財童子」、「實力飛駒」、「勁有波幅」、「文藝學家」以及「金獅叻將」(三月十四日)均一切正常。

重點撮要

一、退出

第一場:「世界都市」於三月二十四日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著令退出。

二、更換騎師

由於李寶利身體不適,小組於三月二十三日批准下列馬匹更換騎師:
第三場:「好友營」改由賴維銘策騎
第七場:「長友之星」改由梁家俊策騎
第八場:「祥勝駿駒」改由蔡明紹策騎
第十場:「神龍駒」改由郭能策騎

三、罰款

第三場:練馬師約翰摩亞(「運來威力」)違反賽事規例第50(2)條,被罰款一萬五千元。
第十場:祈普敦(「喜勝駒」)於趨近二百米處時不小心策騎,被罰款二萬五千元。
一般事項:莫雷拉:因未有於規定時間或之前到達馬場,被罰款二千元。

四、嚴厲譴責

第二場:梁家俊(「利之喜」)於接近二百七十五米處時向外斜跑。

五、警告

第一場:何澤堯(「電訊太神」)有關他於末段的騎法。
第四場:見習騎師黃俊(「快樂神駒」)於跑過四百米處時向內斜跑。見習騎師黃俊(「快樂神駒」)有關他於過了一千米處後的騎法。
一般事項:莫雷拉(「金碧輝煌」)有關他於早段的騎法。

六、停賽

第十場:祈普敦(「喜勝駒」)於趨近二百米處時不小心策騎(四月十八日開始停賽,四月二十二日才可恢復出賽-兩個香港賽馬日)。

七、試閘

第四場:「馬狀元」、「沙角威龍」、「架勢」
第五場:「駿王」
第十場:「精算風暴」

八、獸醫檢驗

第一場:「世界都市」
第三場:「傲風雲」
第四場:「馬狀元」、「沙角威龍」、「架勢」
第五場:「駿王」
第七場:「雲信凡高」
第八場:「公証福將」
第十場:「精算風暴」、「健康歡笑」

以上競賽事件報告中文譯本倘與英文本有任何歧異之處,概以英文本為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