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6/2018 - 跑馬地

草地


(第1,2,3,4,5,6,7,8場)


好地至快地





度地儀指數 : 2.70

競賽董事小組:

周永健先生 賽事主席

莫玄熾博士

祁禮謙先生 首席受薪董事

韋敦彥先生 受薪董事

布傑華先生 受薪董事

郭子貽先生 受薪董事

廖衍綸先生 受薪董事

鄧思高先生於第四場代替莫玄熾博士任競賽董事。

第 1 場 (752) 蒲台讓賽 (第一組) 第五班 2200 米

「糖黐豆」出閘緩慢。
「文武傳奇」於起步後不久向外斜跑,碰撞「架勢堂」。
「時尚風格」出閘僅屬一般,跑了一段短途程後在「為善聚樂」與「文武傳奇」之間受擠迫之際收慢。
「通勝」自大外檔出閘後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接近二千米處首次轉彎時,由於「天長地久」及「為善聚樂」雙雙斜跑,兩駒因而互相碰撞。
過了二千米處後,「時尚風格」在「馬狀元」之後處於窘境。
趨近千一米處時,「馬狀元」在「糖黐豆」與「天長地久」之間緊迫競跑,當時「天長地久」推進至「搖錢樹」的後蹄外側。
跑過千一米處時,「天長地久」向外斜跑,碰撞「馬狀元」。
「糖黐豆」大部分途程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過了千一米處後獲許上前領放。
過了八百米處後在一段不短的途程上,「幸運神駒」在正在墮退的「為善聚樂」之後處於窘境之際在馬群中被帶向後。跟隨「幸運神駒」的「富貴榮華」因而亦在馬群中被帶向後。跑過七百米處時,「幸運神駒」須勒避「為善聚樂」的後蹄。
趨近及轉直路彎時,「天長地久」兩度在「馬狀元」之後處於窘境。
過了二百米處後,「文武傳奇」在催策下將頭轉側及內閃,導致見習騎師潘明輝須改以右手握鞭。跑過一百米處時,見習騎師潘明輝右邊韁繩脫手。
「馬狀元」包尾大敗而回,小組認為該駒的表現難以接受。「馬狀元」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被查詢時,沈拿表示,他於賽前獲指示自外檔出閘後盡可能佔取中間之前位置,皆因「架勢堂」是匹頗為均速的賽駒,他認為倘若坐騎於早段落後太遠,將未能獲最佳機會於末段以勁勢衝刺。他說,根據策騎指示,他於早段催策坐騎以嘗試佔取前列位置,結果須走大外疊。他說,因此他選擇持續上前領放,以避免不必要地多走腳程。他於首次跑過終點時取得領先,由於他須消耗「架勢堂」一些力氣以取得領先,因而於趨近一千米處時嘗試減慢步速。他說,他曾考慮過於過了九百米處後讓「糖黐豆」上前超越「架勢堂」。然而他獲解釋,「架勢堂」是一匹均速馬,因此他認為讓「架勢堂」保持位置而非被他駒超越更為合適,皆因如果步速減慢,將不適合「架勢堂」競跑。
被查詢時,杜利萊(「為善聚樂」)表示,坐騎是晚首次增程角逐二千二百米途程賽事,他於賽前獲指示盡可能佔取領放馬之後的位置。他說,過了二千米處後首次轉彎時,他在沒有遮擋下走第三疊,由於他看到「架勢堂」於過了千八米處後開始繞過「為善聚樂」上前,他因而選擇讓坐騎展步上前切入領放,以圖讓「架勢堂」超越坐騎,及佔取該駒之後有遮擋的位置。他又說,「為善聚樂」於過了八百米處後受力策,他認為坐騎動作感覺欠順,皆因坐騎在距離終點尚遠時已須受力策。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為善聚樂」,發現該駒左後腿跗關節部位後面有多處細小擦傷。「為善聚樂」大敗而回,小組認為該駒的表現難以接受。「為善聚樂」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馬狀元」及「糖黐豆」,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本事」及「時尚風格」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2 場 (753) 坪洲讓賽 (第一組) 第四班 1200 米

「旅遊智者」於開閘時將頭低俯及轉向左邊,因而失地。
「同威」出閘笨拙。
「常豐裕」於躍出時在「財帥」與「響噹噹」之間受擠迫,當時「財帥」向內斜跑,而「響噹噹」則被「常豐裕」碰撞後軀後向外斜跑。「財帥」其後於賽事早段持續內閃,趨近及跑過千一米處時在向著「響噹噹」的後蹄嚴重內閃之際昂首,當時「響噹噹」稍微向外斜跑。
跑過千一米處時,「鵰神」被「赤水神駒」帶向外向著「銀亮之星」的後蹄競跑,當時「赤水神駒」向外斜跑。「鵰神」其後在一段短途程上靠近「銀亮之星」的後蹄處於窘境,繼而於跑過一千零五十米處時,在勒避該駒的後蹄之際昂首。
跑過一千米處時,「財帥」在搶口之際昂首,在「鵰神」之後處於窘境。「財帥」其後在一段途程上持續走勢欠順。
「理想回報」自外檔出閘後受催策以佔取前列位置,繼而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直至接近六百米處,因而於直路上墮退。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理想回報」,發現該駒右後蹄球節外側部位有一個傷口。
接近四百五十米處時,「銀亮之星」急促向外斜跑避開「同威」的後蹄。
趨近二百米處時,「隨我來」在「鵰神」內側緊迫競跑,當時「鵰神」在催策下將頭轉側及內閃。
被查詢時,蔡明紹表示,他獲解釋「隨我來」的馬主及練馬師認為坐騎上仗在居前競跑下未能以勁勢衝刺,因此他於賽前獲指示讓「隨我來」是晚自外檔出閘後採取留後跑法,並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以取得遮擋。聽取了分配至告達理馬房的署任助理練馬師范顯瑞及告達理兒子告卓賢的證供後,由於告達理是晚不在港,因此小組將此宗事件之研訊押後進行,並會向告達理查詢。
「常豐裕」及「赤水神駒」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6/7/2018 押後研訊–6月27日跑馬地賽事第二場(753場)>受薪董事小組今天繼續進行一項在6月27日星期三跑馬地賽事中押後的研訊。在該次賽事中,小組曾向蔡明紹查詢有關他策騎告達理旗下賽駒「隨我來」所獲的指示,以及他策騎該駒的策略。聽取了騎師蔡明紹、分配至告達理馬房的署理助理練馬師范顯瑞及告達理兒子告卓賢的證供後,由於告達理當晚不在香港,因此小組將此宗事件的研訊押後進行,以便向告達理查詢。
小組今天聽取了告達理的證供,以及騎師蔡明紹、范顯瑞及告卓賢的進一步證供。小組亦聽取了「隨我來」註冊馬主滿溢團體的經理徐滿來先生的證供。
考慮了所有證供後,小組認為蔡明紹已根據告達理及其馬房的署理助理練馬師於賽前給他的指示策騎「隨我來」。因此,小組不採取進一步行動。

第 3 場 (754) 果洲群島讓賽 (第一組) 第四班 1000 米

「老友記」出閘笨拙,於躍出時向內斜跑,碰撞「極速銀桂」。
「勁飛寶寶」及「珍珠寶」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接近九百五十米處時,「永旺喜喜」收慢避開「海之濤」(見習騎師黃俊)的後蹄,當時「海之濤」向內斜跑。小組譴責見習騎師黃俊。
蘇狄雄(「驫驫」)承認一項不小心策騎〔賽事規例第100(1)條〕,事緣於接近九百五十米處時,他容許坐騎在尚未帶離「神州俊馬」時向內斜跑,導致該駒不必要地受擠迫,並相應被帶向內跑壓向「薪勇」,「薪勇」亦被帶向內跑壓向「勁皇子」,「勁皇子」則在受擠迫之際勒避。小組判罰蘇狄雄由七月十一日星期三開始停賽,直至七月十六日星期一才可再次出賽(兩個香港賽馬日)。
過了五百五十米處後在一段途程上,「驫驫」在「永旺喜喜」之後處於窘境,「永旺喜喜」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轉直路彎時,「神州俊馬」一度在「老友記」內側的窄位競跑,當時「老友記」稍微向內斜跑。
跑過三百米處時及接近二百五十米處時,「薪勇」兩度向外斜跑,碰撞「勁飛寶寶」,兩駒因而雙雙失去平衡。「勁飛寶寶」其後在一段短途程上在催策下內閃。
跑過一百米處時,「老友記」向外移出避開「海之濤」的後蹄。其後於末段,「老友記」在「永旺喜喜」之後處於窘境之際未能被力策,當時「永旺喜喜」被其騎師收慢。被查詢時,莫雷拉(「永旺喜喜」)表示,跑過五十米處時,由於「驫驫」推進至其外側,「永旺喜喜」昂首及動作失去平衡。他說,由於他擔心「永旺喜喜」或有不妥,所以於末段收慢坐騎。他說,在收慢坐騎時,坐騎已失去爭逐前四名的機會。觀看了賽事影片後,小組接納莫雷拉的解釋。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永旺喜喜」,發現該駒右前腿脛部內側的表皮有一個傷口。「永旺喜喜」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小組就蘇狄雄於末段策騎第四名馬匹「驫驫」的方式展開研訊。考慮到「驫驫」與第三名馬匹「極速銀桂」相差一個馬頭位過終點,小組認為蘇狄雄的騎法並不影響坐騎的最終名次,但無論如何仍嚴厲譴責他,並提醒他有責任力策坐騎至終點。
獸醫於賽後報告,「薪勇」右後蹄冠環外側有一個傷口。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餘皇」,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餘皇」、「神州俊馬」及「要風得鋒」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4 場 (755) 大嶼山讓賽 (第一組) 第四班 1650 米

於宣佈出賽時,「無限欣賞」與「越跑越好」均申報騎師為史卓豐。小組確定史卓豐已落實策騎「越跑越好」。因此,小組批准「無限欣賞」改由蔡明紹策騎。練馬師高伯新因此項宣佈出賽錯誤,被罰款二千元。
「善財到」於開閘時昂首,因而出閘緩慢。
「駿協精英」及「越跑越好」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儘管於早段受力策,但「歐洲之星」未能加速。
首次趨近終點時,「善財到」迅速推進至「無限欣賞」內側,其後在該駒內側緊迫競跑。首次跑過終點時,「永益善」在「無限欣賞」的後蹄外側處於窘境,當時「無限欣賞」向外移出以紓緩對「善財到」的緊迫。
過了五百米處後,「無限欣賞」將頭轉側及外閃。正在推進至「無限欣賞」外側的「永益善」因而受妨礙。
接近二百五十米處時,「睡德福」一度在「歐洲之星」與「無限欣賞」之間處於窘境,當時「無限欣賞」在催策下向內斜跑。
被查詢時,李寶利表示,他獲指示盡量讓「睡德福」佔取有遮擋的大約中間位置。他說,儘管於早段受催策以圖帶離內側馬匹,但今仗除去眼罩的坐騎不願推進。首次趨近終點時,他收慢「睡德福」以圖佔取「永益善」之後的位置,但「駿協精英」此時推進至坐騎與「歐洲之星」之間的位置,導致坐騎走第三疊。他說,他於過了千四米處後催策坐騎以圖帶離「駿協精英」,但他未能向內移入至「永益善」之後的位置,因此「睡德福」起初居該駒外側第三疊的位置。他又說,「駿協精英」切入內欄居於「歐洲之星」之後時,令「睡德福」有機會佔取「永益善」之後有遮擋的位置,但遠較賽前希望的位置為後。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上浦福滿」,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駿協精英」,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但由於該駒煩躁不安,因而未能替牠進行內窺鏡檢查。
「上浦福滿」、「威震天」及「川河領駒」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5 場 (756) 馬拉華度賽馬會挑戰盃(讓賽) (第一組) 第二班 1800 米

「英明神駒」及「喜蓮彩星」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首次跑過終點時,「文藝學家」在「海利多」內側受擠迫,當時「海利多」將頭轉側及內閃避開「比卡超」。在此宗事件中,「海利多」在碰撞「文藝學家」後失去平衡。
跑過五百米處時,「比卡超」在「海利多」外側緊迫競跑,當時「海利多」嘗試推進至「幸福分享」外側。
「比卡超」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英明神駒」,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幸福分享」及「翠龍」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6 場 (757) 南丫島讓賽 (第一組) 第三班 1000 米

「威先生」於起步後不久在受催策下向外斜跑,碰撞「美夢成真」的後軀。其後儘管受力策,但「威先生」未能加速,其後大部分途程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起步後不久,「鑽石巨匠」在「月追越風」與「叫關健康」之間的窄位競跑,當時「叫關健康」向內斜跑。其後於接近九百五十米處時,「鑽石巨匠」向外移出避開「月追越風」的後蹄,當時「月追越風」將頭轉側及向外斜跑。
「快樂歡騰」、「禾道駒」及「歡樂家庭」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自大外檔出閘的「索先生」於早段受催策,其後於跑過九百米處時在馬群之後切入以取得遮擋。
「叫關健康」於早段在一段途程上受催策,繼而於接近八百五十米處時,在外疊競跑之際收慢以取得遮擋。
過了五百米處後,「上浦猛將」收慢避開「聰明申報」的後蹄。跟隨其後的「鑽石巨匠」因而開始跑來搶口,勒避「上浦猛將」的後蹄。
趨近五十米處時,「鑽石巨匠」向內移入避開「威先生」的後蹄,當時「威先生」向內斜跑避開「叫關健康」,而「叫關健康」亦在催策下向內斜跑。跟隨其後的「禾道駒」因而收慢避開「鑽石巨匠」的後蹄。
就在跑過五十米處後,「美夢成真」向外斜跑及挨擦「月追越風」。
獸醫於賽後應練馬師沈集成的要求替「月追越風」進行內窺鏡檢查。獸醫報告,是次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血。「月追越風」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莫雷拉於賽後報告,「皇仁先鋒」是晚走勢感覺平平,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皇仁先鋒」,內窺鏡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血。「皇仁先鋒」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聰明申報」,發現該駒流鼻血。
「皇仁先鋒」、「月追越風」及「美夢成真」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7 場 (758) 塔門讓賽 (第一組) 第三班 1200 米

「笑春風」出閘笨拙,因而失地。
起步後不久,「好風頭」向內斜跑,碰撞「追風追月」。
「奇妙日」自大外檔出閘後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友情人」與「肥仔」於起步時互相大力觸碰。「友情人」其後向內斜跑,碰撞「騰龍超影」,當時「騰龍超影」受擠迫壓向「勤德兼備」。跑了一段短途程後,「勤德兼備」、「騰龍超影」、「友情人」及「肥仔」均在「合作愉快」內側進一步受擠迫,「合作愉快」起初被「旺舖大師」帶向內跑,其後儘管其騎師已努力阻止,但仍自己向內斜跑。
接近一千一百五十米處時,「電訊兄弟」向外斜跑避開「旺舖大師」的後蹄,當時「旺舖大師」向外斜跑。「電訊兄弟」其後於接近千一米處時在「旺舖大師」與「追風追月」之間受擠迫,當時「追風追月」在「好風頭」內側緊迫競跑。在此宗事件中,「追風追月」在被「電訊兄弟」碰撞後軀後失去平衡。
接近八百五十米處時,「電訊兄弟」在「追風追月」內側受擠迫之際大力勒避,儘管騎師黃皓楠已努力阻止,但「追風追月」仍嚴重內閃避開「好風頭」。由於小組認為黃皓楠於此時已盡全力阻止「追風追月」向內斜跑,因此不採取進一步行動。跟隨其後的「騰龍超影」因而受阻礙。其後,「追風追月」持續嚴重內閃,過了六百米處後轉彎時觸碰內欄,因而失去平衡。小組認為「追風追月」的走勢難以接受。「追風追月」必須在轉彎途程上試閘及格後,才可再次出賽。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追風追月」,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但由於該駒煩躁不安,因而未能替牠進行內窺鏡檢查。其後,「騰龍超影」推進至「電訊兄弟」與「肥仔」之間的窄位,當時「肥仔」於過了八百米處後向外移出以紓緩對「騰龍超影」的緊迫。接近六百米處轉彎時,「電訊兄弟」在「騰龍超影」(郭能)內側受擠迫之際再次大力勒避,此時「騰龍超影」在「肥仔」(韋達)內側緊迫競跑,而「肥仔」則將頭轉側及稍微向內斜跑。雖然「電訊兄弟」嚴重受干擾,但由於小組未能判斷郭能抑或韋達犯錯,因而不採取進一步行動。當「電訊兄弟」大力勒避時,推進至「電訊兄弟」外側的「友情人」因而在「笑春風」內側受擠迫之際勒避。
跑過五百米處時,「電訊兄弟」一度在「友情人」內側緊迫競跑。
儘管「電訊兄弟」包尾大敗而回,但考慮到該駒在陣上曾受嚴重干擾,因此小組不對此駒採取進一步行動。
跑過五十米處時,「肥仔」與「友情人」緊迫競跑。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電訊兄弟」及「君達星」,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好風頭」,發現該駒心律不正常及流鼻血。「好風頭」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旺舖大師」、「友情人」及「肥仔」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28/6/2018 獸醫報告增補>表現欠佳的「君達星」於賽後曾由主任獸醫(賽事管制)檢查,當時他說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主任獸醫(賽事管制)今晨在練馬師蘇偉賢的馬房再次檢查「君達星」時,發現該駒右前腿不良於行。「君達星」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第 8 場 (759) 長洲讓賽 (第一組) 第三班 1650 米

「多項領先」於六月二十六日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右前腿不良於行)著令退出,並由後備馬匹「歡喜心」(田泰安)補上。「多項領先」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深愛」於起步時被「快樂寶貝」大力碰撞,「快樂寶貝」出閘笨拙,其後急促向內斜跑。
「威力名城」、「恆駿寶駒」及「睡眠大學」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首次趨近終點時,「深愛」一度在「星運判官」與「恆駿寶駒」之間的窄位競跑,當時「恆駿寶駒」將頭轉側及向內斜跑。在向外移出以紓緩對「深愛」的緊迫之際,「恆駿寶駒」與「威力名城」互相碰撞。
趨近千三米處時,「天賦威力」一度在「勁有波幅」(蘇狄雄)內側受擠迫,當時「勁有波幅」向內斜跑,其後急促向外移出以紓緩對「天賦威力」的緊迫。小組嚴厲譴責蘇狄雄,並告誡他,在類似情況下轉換跑線時須確保已充分帶離。在此宗事件中,在「天賦威力」內側競跑的「歡喜心」被「開心駿馬」碰撞,當時「開心駿馬」在靠近「雷公鑿」的後蹄處於窘境之際向外斜跑。
同樣於趨近千三米處時,「恆駿寶駒」靠近「快樂寶貝」的後蹄處於窘境。
跑過一百米處時,「星運判官」向外移出避開「歡喜心」(田泰安)的後蹄,當時「歡喜心」在催策下向外斜跑。小組譴責田泰安,並告誡他,在類似情況下應較今次更快停止催策及修正坐騎。
「咪走寶」與「雷公鑿」於末段緊迫競跑。
潘頓於賽後表示,他將「威力名城」在馬群之後切入,其後於過了一千米處後,坐騎不願在「深愛」之後保持位置。他說,接近九百五十米處時,他開始催策「威力名城」,包括以馬鞭拍打坐騎肩部,但他越催策坐騎,坐騎越有墮退傾向。他於過了九百米處後開始大力催策坐騎,由於坐騎對催策毫無反應,因此他於過了七百米處後開始更大力催策坐騎。他說,儘管受力策,「威力名城」持續失地,但他持續催策坐騎直至趨近直路彎。由於坐騎對其催策毫無反應,因此他認為坐騎或有不妥。由於「威力名城」已再無爭逐機會,他遂於直路上收慢坐騎。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威力名城」,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威力名城」包尾大敗而回,小組認為該駒的表現難以接受。「威力名城」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同樣於賽後,莫雷拉表示,「深愛」於躍出時受擠迫,繼而須居於較賽前希望為後的位置。他說,鑒於是賽的形勢,「深愛」於直路上墮後太多,不足以構成威脅。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深愛」,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恆駿寶駒」,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深愛」、「咪走寶」及「雷公鑿」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一般事項

一、以下馬匹在配鞍房內重新裝上蹄鐵:

第二場:「響噹噹」(左前蹄)

二、六月二十四日沙田賽事獸醫報告增補

賽後獸醫檢驗(沒有使用內窺鏡)顯示「天胆」、「玩得喜」、「好叻仔」、「真跑得」、「駕迅」、「時時精綵」、「大雄圖」、「一帆風順」、「花月流星」、「鱷臨天下」、「及時行樂」、「軒轅齊飛」、「韻妙星」、「馬索爾」、「福威勝」、「澳斯卡」、「加州議長」、「軍歌」、「神威敖翔」、「精益求精」、「藍天堡馬」、「估惑」、「以奇用兵」、「美麗寶貝」以及「錶之太陽」均無明顯異常之處。

三、

賽事化驗所檢驗證實「霸勝」、「飛雲騅」、「蓋世之寶」、「天賜寶」、「踏雪名駒」、「團結精神」、「福穎」、「綠尚飛馳」、「承你所願」、「同歡樂」、「悅裕」、「總統至上」、「贏馬神器」、「精算閃擊」、「歡樂一生」、「加州神箭」、「亮先生」、「八十八十」、「精明才子」、「志同道合」、「歡樂之光」、「旅遊首席」、「白鷺飛翔」、「同得福」及「最新鮮」(六月十六日)均一切正常。

重點撮要

一、退出

第八場:「多項領先」於六月二十六日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著令退出。

二、罰款

第四場:練馬師高伯新(「無限欣賞」)因宣佈出賽錯誤,被罰款二千元。

三、嚴厲譴責

第三場:蘇狄雄(「驫驫」)有關他於末段的騎法。
第八場:蘇狄雄(「勁有波幅」)於趨近千三米處時向內斜跑。

四、譴責

第三場:見習騎師黃俊(「海之濤」)於接近九百五十米處時向內斜跑。
第八場:田泰安(「歡喜心」)於跑過一百米處時向外斜跑。

五、停賽

第三場:蘇狄雄(「驫驫」)於跑過九百五十米處時不小心策騎(七月十一日開始停賽,七月十六日才可恢復出賽-兩個香港賽馬日)。

六、押後研訊

第二場

七、心律不正常

第七場:「好風頭」

八、流鼻血

第六場:「聰明申報」
第七場:「好風頭」(第二次)

九、試閘

第一場:「馬狀元」、「為善聚樂」
第七場:「追風追月」、「好風頭」
第八場:「威力名城」

十、獸醫檢驗

第一場:「馬狀元」、「為善聚樂」
第三場:「永旺喜喜」
第六場:「月追越風」、「皇仁先鋒」
第七場:「好風頭」
第八場:「多項領先」、「威力名城」

以上競賽事件報告中文譯本倘與英文本有任何歧異之處,概以英文本為準。